中国版LV麻烦了

十年间,通过不停地“买买买”,四大时尚之都三分之一的高端品牌尽归山东如意,可还来不及让别人认可,公司先就撑不住了。全线年,在山东如意拿下日本第一大服装品牌瑞纳(Renown)的晚宴上,邱亚夫举杯:“就算瑞纳最终不能起死回生,我们从它那里看到自己的差距,学到它的管理和经验,也值了。”

彼时在场的人都觉得这是玩笑话,是邱总的自谦之词。毕竟,谁也不会为了学经验,去付出约3亿人民币的代价。

同样开心的还有瑞纳。这个顶着百年名店头衔,旗下有30多个品牌、在日本有2000多家服装专卖店的成衣巨头,正因连年亏损变卖楼宇,惶惶不可终日。

资本市场也表现出了热情,收购当日,瑞纳股价在东京交易所涨停,从130多日元飙升到190多日元,大有渡劫成功之相。

直到2020年5月28日,一则通知悄无声息地登上了瑞纳官网,称希望能募集300名自愿离职的员工,以改善恶化的财务状况。通知还显示,公司股票预计在当年6月16日退市。

导致公司连续亏损的原因则是,未能从山东如意科技集团(以下称“如意科技”)子公司收回53亿日元应收账款。到申请破产时,瑞纳的负债总额已有9.2亿元。

山东如意在对外展示上依托如意科技、如意集团两家运营主体:如意集团于2007年上市,如意科技则是如意集团的控股股东,主导了一系列并购。

数据显示,截至2021年三季度,如意科技负债合计398.21亿元,带息债务272亿,账面货币资金只剩下了18.37亿,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3.46亿元。

到2021年上半年,公司尚有的三只存量债券,都未完成本息及相应违约金、罚息等的兑换。

又因涉及多笔数额巨大的重大投诉,公司及相关负责人被限高消费,对公司的融资和偿债都造成了影响。其中,中信银行对其逾期9亿元债务开展了诉讼。

如意科技所持有的如意集团股份,也累计被全国多个法院轮候冻结,且不少轮候冻结股份占其持股比例的100%。

截至2021年9月30日,如意科技股份新增轮候冻结的基本情况,来源:如意集团公告

尽管如意集团公告称,双方之间保持独立,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。但事实上,因其众多业务依托于如意科技展开,关联交易频繁,到上半年,两者之间已形成近6亿元的应收账款。

自身捉襟见肘外,那些从前被公司高调收购,本期待被拯救回血的品牌,也因如意科技的余额支付不足,黯然收场。

2020年4月,以色列男装成衣制造商Bagir集团,因疫情订单被取消,加之未收到如意科技1000万美元的收购尾款,资金短缺,股票停牌;

随后,公司通过利邦集团间接控制的英国高端男装品牌Gieves & Hawkes也面临破产清算……

打开如意集团官网,其时尚版图只剩下了法国轻奢品牌SMCP(Maje、Sandro、Claudie Pierlot等品牌的母公司)和英国Aquascutum(雅格狮丹)。

另外山东如意最近也证实,因旗下的间接控股公司European Topsoho Srl未能到期赎回可转换为SMCP集团股票的2.5亿欧元债券,公司也即将失去对SMCP的控制权。

任谁也很难想象,如今引起这么大轰动的山东如意,曾经只是高粱地里,一个普通的纺织厂而已。

毫不夸张地说,“3000职工嗷嗷待哺”是邱亚夫接手山东如意(当时叫“如意毛纺”)时的真实写照,也是后来他接受媒体采访时,总拿来调侃的一句话。

邱亚夫和山东如意的感情,从他17岁开始。1975年,工厂落地没多久,他便成了这里的一名普通工人,19岁升任车间主任,24岁到西北纺织工业大学读书,一步步升迁。

但老大并不好当。上位后,他面对的是毛纺织行业的凋零,因为产品严重过剩,不少工厂限产、停产,生存艰难。

与此同时,市场经济体制进入建设阶段,作为国企的山东如意,习惯了从前的计划经济体制,在激烈的竞争中,格格不入,负债率达到了90%。

他先给员工进行“洗脑”,从下午2点一直辩论到晚上8点,就是为了让他们相信,纺织市场无限大。

紧接着抓效率。当时的体制下,国企人员架构臃肿,尾大不掉。论战力,一个国企员工约等于1/4个国外员工。

为了砍掉不必要的枝桠,邱亚夫采用了“大棒+甜枣”策略。他语气沉重地通知员工,“不改革就都没饭吃”,话锋一转,又提出“所有岗位公平竞争,择优录取”以安人心。

若有员工不得已“下海”,他承诺会给补贴;他还经常到职工宿舍走一走,主动帮忙解决困难。

靠着恩威并施和雷厉风行,山东如意内部焕发生机,就连一个扫厕所的岗位,都有多人来竞争。整个公司效率空前。

为解决外患,邱亚夫选择了向“强者”学习。彼时,欧洲毛纺品较为发达,他便带领40多个企业干部“周游列国”,并以“买设备”的名义,强蹭一线。

结果越看越心惊。当时国内的技术是1克羊毛最多拉到40米,但用国外的技术却能拉到200米。换算下来,国内生产一匹布用料是国外的5倍。这深深震撼了一众“土包子”。

在陆续参观49家企业的“修行”中,邱亚夫一面心酸,一面在本本上不断记下“偷学”来的经验,并将其总结成200多条整改措施,决心创造出自己的核心技术,不再受制于人。

在“对标意大利,争做国际一流”的口号下,整个公司“磨刀霍霍”,全方位进行质量攻关。在引进人才的同时,公司还花2亿买入顶级设备,并联合国内多所纺织大学,进行技术改革。

“苦心人,天不负”,3年后,山东如意将10个纺织系列送上国际舞台,并成为世界时尚之都米兰在国内的唯一供应商。

邱亚夫却并不满足于此,他心中装满了星辰大海,想要技术更顶尖。于是,当别的专家都反对武汉纺织大学教授徐卫林“把长丝放在外面”的技术创意时,邱亚夫迅速给予了行动上的支持。

经过3000多次实验,公司成功研发出了“如意纺”,这项高效短流程嵌入式复合纺纱技术,能将1克羊毛拉到500米;在小羊驼绒上,公司还组建了攻关小组,率先织出“软黄金”。

这款布料每米售价6.8万元,是世界上最贵的面料之一,却依然供不应求。就连全球顶级服装品牌BOSS、阿玛尼等都将公司指定为面料生产基地。

一米“如意纺”是能卖到上万元,但国外品牌拿这一米布做成的衣服,却能卖到数十万。上下游产业链利润差距如此大,为什么不自己干?!

于是,在将公司从一个“破落户”打造成纺织巨头后,邱亚夫开始了新的征程:山东如意最好也能在高端服装领域,代表中国与欧洲奢侈品巨头同台较量。

彼时,中国服装一直贴着“廉价”的标签,人们肯为更贵的外国品牌买单,却瞧不上同等品质的国内品牌。可见,自创品牌这条路并不好走。

对此,邱亚夫认为,中国服装行业追赶国际水平的最优路径,是通过资本的力量将国际时尚资源为我所用。既然是找时尚的源头,不如就把其他品牌买下来。

这也有过先例,世界三大奢侈品集团LVMH(旗下知名品牌有LV、迪奥、芬迪、宝格丽等)、历峰集团(卡地亚、江诗丹顿)、开云集团(GUCCI、巴黎世家)都是靠收并购进一步做大做强的。

2010年,山东如意定下了“科技化、高端化、品牌化、国际化”的发展战略,其中“品牌化”“国际化”就是以并购世界知名服装品牌,拓展国际市场为目标,实施这一行动的,就是如意科技。

2019年,完成了历时3年对英威达(Invista)旗下3个品牌的收购。

如果说女孩子的衣帽间永远缺少一件衣服,如意科技的版图里则永远少一个高端品牌。

等到了2019年,如意科技下面除如意集团外,又增加了利邦、日本瑞纳、法国SMCP集团等上市公司。

美国彭博社称其为中国版的“LVMH集团”(法国酩悦轩尼诗-路易威登集团)。“中国人不仅在买奢侈品,还在买生产奢侈品的公司”成了山东如意的写照。

在这个过程中,公司也在不断吸收着从别国“淘”来的资源,如从瑞纳那里得来的多项专利和数百个设计人员,来自莱卡的研发实验室等等。

被收购来的品牌也得到了反哺,如SMCP集团被收购后的2017年,销售额增长了16%至9.214亿欧元。

谁都不知道,若不是被收购的公司出事,山东如意还要高歌猛进多久。如今回头看,危机其实早就暗藏。

每一桩收购,都像是一场恋爱,双方要先互相了解,然后磨合,最好能优势互补,才能长久。可惜,山东如意的收购有时过于“任性”,收购过来后还没来得及“好好相处”,又遭遇了意外。

瑞纳被收购时,已连续4年财务亏损,山东如意先后两次注资,成为第一大股东;利邦被收购的前一年,财务状况是巨亏4.41亿港元。

要填窟窿,山东如意就得往外掏钱。公司并购所用大部分资金,是一年内需偿还的短期融资资金,为此还发行过公司债、抵押贷款、担保贷款,近10年内总共花去了约400亿。

以利邦集团旗下的Gieves & Hawkes(简称“G&H”)为例,该品牌为英国皇室特许男装品牌,成立于1785年,顾客不乏王公贵族,包括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、爱丁堡公爵、威尔斯亲王等。

这样的品牌,走的本是绝对的高端路线,被收购后却被放进了各种“奥特莱斯店”——销售名牌过季、下架、断码商品的折扣购物中心。

打个比方就是,把一件珠宝跟一堆鱼目放在一起,来购物的人大多本来需要的是鱼目,谁还会觉着这是件珠宝呢?

另外,G&H标榜“英国传统”,曾凭借精致裁缝手工及严谨设计在英国很吃得开。但放在21世纪的国内,显然跟更追求时尚休闲、实用性西装的消费者有些脱节。

要么造势宣传,烘托出极度高端,要么审时度势,顺应潮流,都或有一锥之地。可惜,因为公司缺乏运营经验,打烂了一手好牌。

比如被收购后,SMCP旗下品牌先后进驻天猫、京东,并在国内新开数十家线下门店,销售额在两年内增加了一倍。

眼看着山东如意就要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,谁料新冠疫情却在这时袭来。公司旗下不少品牌的线下门店不得已关停,瑞纳申请破产、G&H面临破产清算、Bagir集团股票停牌……

谁也不知道,卡利亚里若非疫情,山东如意是不是可以像经营SMCP一样,把其他收购来的品牌也“改造”得适应时代,公司的“奢侈品帝国”名号也会更实至名归。

可惜时光不等人。在近10年的并购路上,即便公司逐渐学会了如何对待外来品牌为我所用,终究还是比意外来得慢了一步,难以消化的沉疴也随之爆发。

有消息称,英国零售商马莎百货正在考虑竞购G&H,以及Aquascutum。或许,这些因山东如意而汇聚起来的品牌,有一天会回到原先的七零八落。

从17岁开始,邱亚夫就一直围着山东如意转。他领着这家公司一路上演奇迹。然而,面对如今这一系列变故,已过花甲之年的他,恐怕也只能等待奇迹发生了。

欢迎在下方留言处告诉我们,留言点赞数过20的同学(统计周期为7天,同一账号只可领取一次),零售君将送上B站大会员月卡一张~~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szscmj.com/,卡利亚里

留下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